防災、治水應通盤規劃,不是淹到哪裡、微調到哪裡

「前瞻基礎建設計畫」因6/2暴雨微調,親民黨黨團今(6/16)召開記者會表示,在極端氣候已成常態的情況下,政府治水不能再用「淹到那,微調到那」的思維,應該要結合宏觀的國土規劃,同時從制度面著手,由中央統籌各項治水工作,修改過時的法令和防災標準,才能真正的達到前瞻效果。黨團總召李鴻鈞表示,親民黨黨團除了會嚴格審查各項前瞻計畫之外,也會要求政府一併改善現有的組織和法規,讓事權統一,發揮預算最大效能,讓前瞻真正落實。

 

 

關於治水方面,李鴻鈞總召指出,目前政府治水有三個嚴重的問題:

一、治水缺乏整體性、系統性:

治水要與國土規劃通盤檢討,以流域管理概念、都市計畫、城市設計結合。目前一條河流的分工上游為林務局,中下游為水保局、水利署和縣市政府,導致事權不一。而地方的區域排水工程,是由地方政府就其需要個別提出,然後政府撥給預算,缺乏系統性規劃。

二、缺乏效率、執行力:

各級政府缺乏治水相關的人力跟經驗,特別預算執行率偏低,平均執行率只有六成(附表一、附表二),不足以應付大型治水專案。許多該做的建設,無人聞問或是進度落後,直到淹水才趕工。後續的監督和考核也未落實,導致部分工程品質低落。

三、防災標準以及相關法令未能與時俱進。

        李鴻鈞總召強調,親民黨黨團指出,過去民進黨編列八年800億治水特別預算(執行期間95年至102年,追加到1160億),國民黨編列六年600億治水特別預算(執行期間102年至108年),再加上過去20年所執行的水利公務預算約2500億,還有每次淹水的補償救災經費,算算政府花了超過5000億的治水預算,但水還是照淹,難道是預算不夠多嗎 ? 根據資料顯示,以往七次重大特別預算,平均執行率只有六成,所以根本不是預算不足的問題,而是政府的效率及思維要加強。如果遇到水患只是砸錢,而不檢討改進政府本身制度和思維,那麼預算只會越編越多,老百姓的苦難也會一再重演。

 (附表一)

(附表二)

 

因此,親民黨團提出三點建議:

一、國土流域管理統合:治水要與國土規劃結合,以流域管理概念,通盤檢討,同時配合都市計畫、城市設計。

二、中央統籌治水:中央應統籌各項治水工作,一條鞭式的有效管理,地方政府轉為配合單位,不能中央地方各自為政、疊床架屋。

三、提高防災標準:以往防洪防震標準已無法對抗越來越強的極端氣候,政府各項防災標準應逐年檢討。老舊都市區域規劃構築之排水系統,無法負荷現今雨量,也應提升標準。

 

陳怡潔委員則指出,從蔡政府突然冒出前瞻基礎建設以來,就算眾人皆說不可,結果蔡政府還是不動如山,就算是月初的梅雨炸翻了台灣造成到處水淹成災,蔡政府還是下令要在臨時會通過前瞻,但是就算蔡政府不聽在野黨的不聽民眾的,都當反對的聲音是在狗吠火車,但是看看這些前總統、前副總統、總統府顧問跟蔡總統友好人士,他們說要暫緩前瞻修正前瞻,蔡總統也要當作他們是在說「X話嗎」?

 陳怡潔委員也批評,前瞻計畫對於目前台灣迫切的治水問題真的太「低調」,依照水利署網站去年公布的資料,全台灣還有六百五十平方公里的易淹水地區有待改善,但前瞻計畫目標僅治理二百平方公里,預算僅七百二十億元。其他還有四百五十平方公里的易淹水區,為什麼不能同樣列在前瞻計畫範圍裡?難道這些地方的民眾是二等公民嗎?難道面臨年年淹、一下雨就心驚膽戰的淹水區民眾的身家財產損失,不能先於民眾交通上的多一點便利嗎?整治地方水患應該比易生難養的軌道建設更有前瞻性跟必需性與急迫性!

 

陳怡潔委員也提出三點呼籲:

一、 除了要求前瞻計畫要增加新農業、友善生養環境與無毒家園建設,並且應該檢討輕軌建設同時調整與治水的預算比例。

二、齊柏林導演不幸罹難的悲劇與他追求環保愛護台灣的理念,提醒政府前瞻計畫必須與國土計畫配套進行,永續經營的國土計劃才是台灣需要的前瞻計畫。

三、她嚴厲譴責張景森政務委員,當大家都把前瞻計畫說不清、民眾不支持的矛頭指向是國發會陳添枝主委,張政委似乎忘了自己被指為是前瞻真正的影武者與背後實際操控者,當張政委在酸言酸語批評外界的同時,希望張政委不要只是透過臉書、甚至還罵了就刪文,今天他如果是以行政官員的身分要向外澄清說明,就請堂堂正正地召開記者會面對媒體或遵照蔡總統指示的下鄉面對地方與民眾,張政委可以成為前瞻計畫的化妝師,成為林全內閣最努力最厲害的一個,但請公開站出來面對,否則以一個大政務委員的身分,不斷對著與親民黨友好的前內政部長李鴻源,甚至汙衊物化參與親民黨黨團運作的委員,根本就是藐視親民黨,於公於私都希望張大政務委員必須道歉。因為前瞻計畫的問題是執政黨自己做不好,詆毀質疑的聲音不去面對問題解決問題不是泱泱執政政府官員應該有的態度跟擔當。

 

周陳秀霞委員認為行政院應該要全面檢視前瞻計畫的內容。尤其,台灣農業停滯不前,無論是人力,結構,還是技術面都遇到了相當大的瓶頸,過去蔡總統的政見曾經提過要打造台灣的新農業,但政院推動的前瞻基礎建設計畫裡,卻找不到任何有關推動農業發展的計畫,甚至連農路也缺乏經費維修。農業為立國之本,農業的根本在產銷,產銷的血管為農路,如果連農路都修不好,如何打造蔡總統的新農業 ? 如何維護糧食安全 ?因此前瞻計畫必須加入新農業發展,徹底解決「小農」、「貧農」與「老農」的奇特結構,提升國際競爭力,讓台灣農業能真正永續發展。

 

周陳秀霞委員也再次為農民請命。她表示,農路是山區的命脈,山區跟偏鄉總長12,857公里的農路,全部只要440億元,她要求一定要列入前瞻基礎建設計畫。另外,「六二暴力梅雨」造成嚴重災損,前瞻計畫中的水資源項目根本不足以因應極端氣候趨勢,也必須修正。

 

最後,李鴻鈞總召強調,除了增加預算之外,政府更應該思考的是,如何提升自我效率,學習與極端氣候共存,同時打造更嚴密的警示系統,更完善的救災體系和復原工作。身為政府官員,除了要深自檢討反省之外,面對嚴肅的水患問題,尤其要放開心胸,廣納雅言,不要把別人給的建言當作是批評,就算是批評,也應該要有雅量接受,因為治水是大家的事,要讓全民都能夠參與和維護,才能夠事半功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