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0多歲了還叫我提槍上陣?

國家對於為其出生入死的第一線服務人員,應該有責任照顧其晚年生活所需。政府與民眾皆應認知,維護治安、打擊犯罪需要警察;滅火救人需要消防;對抗疾病需要醫護;天災地變需要國軍水裡來火裡去的冒險救災;抗爭多久,警察就要在大馬路上風吹雨打太陽曬多久;國家財富愈多,愈需要國軍來保家衛國。當我們生命財產受到威脅的時候想到軍警消及醫護,不能退休後就把他們拋棄,政府如果只有一塊錢可以付年金,也應該優先付給那些站在第一線的危險勤務人員。

基層警察、消防等危勞人員是國家人民的保母,不僅工作危險性高、工時長,工作性質特殊,又必須隨時待命,幾乎可以說是犧牲健康來保護社會的秩序與安全。根據警政署的統計資料,警察人員的平均死亡年齡是69歲,比一般公務人員早10年死亡。若沒有制訂不同的退休所得替代率,顯然有失公平,也與親民黨團一直主張的「瘦大保小」理念相違背。

李鴻鈞總召強調,再從警消人員的編制職缺來看,高階警務人員的職缺有限,相較於一般公務人員的升遷制度來看,也大不相同。舉例來說,以警察人員來看,近80%的基層警察人員,其退休的薪俸點,落在500-550之間。若比照公務人員,僅為委任五職等至薦任六職等。若按照三讀通過後「公務人員退休資遣撫卹法」之退休所得替代率彙整表,其25年年資僅能拿到30987元至31883元退休金,30年年資為36152元至37196元的退休金。反觀一般公務退休人員,大多以薦任7職等到9職等居多,其30年年資的退休金經改革後,還有4萬元以上,兩者之間有顯著落差。

朝野立委們請想一想,近年群眾陳抗活動不斷,基層員警幾乎全年無休的在馬路上風吹雨淋曬太陽,維護立院內的正常協商與表決,維持社會秩序,是否朝野立委應該為他們想想,多一點同理心來保障他們的退休生活?

陳怡潔委員則指出,立法院三讀通過的年金改革版本,完全沒有按不同職業別而有所差異,根本是一例一休的翻版,其中對於警、消等危勞職務者來說,同樣從事公職,但承擔職災風險有高低分別,因為職務的特殊性,政府沒有特別照顧。這些在第一線的危勞警消者,根本是被民進黨政府當成衛生紙,用完就丟!在現在陳抗事情越來越頻繁、強度越來越高的情況下,甚至出現警政署為了強化維安所部屬的「移動人牆」,不但可能成為常態,對警力的需求、員警體力與精神的付出,所造成的壓力更是難以估計,員警過勞的現象只會越來越多!更別提因公過勞中風或死亡的事件層出不窮,難不成都喚不起執政黨的良知或者把自己當局外人!?

在年改討論階段,親民黨團就不斷強調警、消等危勞職務者,跟一般公務人員不一樣,退休年齡及退休金計算方式不能跟一般公務員一體適用,沒想到反而被民進黨籍委員反駁「不能因為工作危險就要求多領」,這對全國第一線維持治安及打火的警消與醫護公職人員情何以堪?親民黨團在公務人員退休撫卹條例第三十一條,主張警、消等危勞職務者,應該不受減額年金的限制,只要年滿50歲就能請領全額的退休金,這是因為警消的工作性質特殊,難道要50幾歲的警察去追20幾歲的小偷?這樣簡單的邏輯民進黨依然聽不下去,堅持不肯採納親民黨的建議,即使到了院會處理時,她還特別提醒他們以105年為例,該年度所有退休的警察人員中,自願退休的比例高達92.15%,而屆齡退休的比例僅有6.46%,內政部有想過,為什麼會有這麼多自願退休的警察,他們幾乎是一達標就打報告退休?其實,很多人是被迫退休,除了身體已無法負荷長時間的夜間輪班,以及辛勞的勤務工作,員警所獲得的待遇愈來愈慘,「許多50歲的員警,正值壯年,公職生涯是在經驗最豐富的階段,卻寧可選擇到民間企業重新再找工作。」內政部會不了解其中原因嗎?未來更多警消,恐怕都會在一達標就離開公職,這何嘗不是國家的損失。

周陳秀霞委員強調,大法官釋字第605號解釋就明白宣示,公職人員依法退休的時候,國家應該給付法定的退休金,這個權利是受到憲法制度性的保障,退休所得替代率雖然不是永遠不變(恆定),但應該有其長期性,當替代率確定後,依照此計算方式的法定退休金,就應該受到憲法制度性的保障,如果不是有極為重大的公益,不得用法規變動來改變。基層警消護理危勞人員工時長,工作性質特殊,又必須隨時待命,幾乎可以說是犧牲健康來保護社會的秩序與民眾安全。年金改革卻沒有特別考量照顧他們,實在太沒良心了,根本違反憲法了制度性的保障與大法官釋字第605號解釋的精神,因此,我們針對「公務人員退休資遣撫卹法」第三十七條及第三十八條條文提出釋憲,為基層警消護理危勞人員爭取該有的權益,讓他們的退休生活能有足夠的保障,以落實親民黨「瘦大官、保基層」的理念與作法!

黃珊珊律師特別指出,警消等危勞基層人員因其工作性質特殊性,不應與一般公務人員適用同一套退休所得替代率、應有合理之區別對待。本次修法結果不僅侵害基層人員退休後之生存權,也違反國家提供給付時,應保障人民享有得維持合乎人性尊嚴之基本生活需求,修法時也未給予合理的補救措施。基層人員在職期間之薪俸,大多以加給方式補貼薪資。導致,基層人員之本俸雖偏低,在現職薪資上,與一般公務人員相比,仍不致差異過大。然基層人員之退休金計算基礎,均採取本俸乘二方式來計算,再依此退休金計算基礎,作為退休所得替代率之分母。因此產生基層人員將因本俸偏低,導致退休金之數額分布,將遠低於一般公務人員。

因此,親民黨團提出釋憲案,希能考量軍警消及醫護人員等危勞勤務人員的工作特性及組織特性,基於政府對於第一線人員的肯定與回饋,對「公務人員退休資遣撫卹法」第三十七條及三十八條進行修正,使其退休後能夠享有穩定的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