誰破壞環境,就要「加倍奉還」!

台灣各項環境污染日益嚴重,諸多不肖業者,為謀己利,不惜犧牲社會大眾之健康安全,偷排污水,造成對農田、環境等諸多影響。

但是依據現行《刑法》第190條之1,雖然有明文處罰故意或過失污染之行為,但真要依最論處,除了行為人要有「投棄、放流、排出或放逸毒物或其他有害健康之物,而污染空氣、土壤、河川」的行為,並造成污染之結果外,還要其因此「致生公共危險」,才可能成立犯罪。

但是,要如何證明行為人之污染行為後確實有發生「公共危險」?以及如何證明該項發生的「公共危險」與行為人之污染行為間具有「因果關係」?這不僅常常成為實務聚訟焦點,同時也是黑心廠商得以豁免刑事制裁的關鍵。

其次, 即使法官從寬認定公共危險之發生及其因果關係之存在,亦因很難證明排放污染源的企業主具有犯罪的故意,而無法論以故意污染罪。再加上,其過失犯之法律效果僅為「六月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五千元以下罰金」,根本難以達到刑罰的威嚇效果,更難期待其有預防將來類似犯罪的功能。

因此,為了加強對台灣環境的保護,對於不肖黑心業者產生刑罰之威嚇效果,親民黨團參酌德國刑法,提案修正「中華民國刑法第一百九十條之一、第一百九十條之二及第一百九十條之三條文修正草案」,將現行法污染水體、土壤與空氣罪規定所採之「具體危險犯」構造形式,修正改採「抽象危險犯」之立法形式。

另外,增訂使水、土壤與空氣品質惡化行為的可罰性規定,預防已受污染之環境再惡化。增設污染水、土壤與空氣罪之刑事制裁種類,併提高罰金之數額,讓法官可以因應具體個案污染環境情節之重輕,而為適當之刑罰裁量。

還增訂過失污染水、土壤與空氣罪,以及加重處罰廠商、事業場所負責人或監督策劃人員,因事業活動因過失污染環境之行為,使一般社會大眾以及事業主更注意遵行防範水體、土壤與空氣污染之客觀必要注意義務。

簡而言之,誰破壞環境,就要「加倍奉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