勿讓公投變暴投!

                   

明天立法院就要表決「公投法修正草案」了,親民黨團要再次重申我們的立場:對於人民希望擁有容易發動公投權利的訴求,親民黨願意支持。

因此,不論是公投年齡降低,公投提案門檻、連署及通過門檻降低,乃至於廢除公投審議委員會等訴求,親民黨團全部都支持通過。但是公投若被少數人操弄且濫用,其對國家民主制度運作的崩解將非常嚴重,反而公投變暴投,全民遭殃。因此,在明日表決公投法之前,我們要再次呼籲朝野各政黨,應該再反覆斟酌,懸崖勒馬,對於公投成案及通過應有適當的門檻,才能維持公投的嚴肅性與嚴謹性。

總召李鴻鈞強調,千萬不要無下限的下修門檻,否則「功德無量」將變成「公投無量」。以後地無分東南西北,人無分男女老幼,都得要週週公投、月月公投。如果你不去投票,權利義務就會被少數去投票的人所改變,少數得以綁架多數,多數要不斷應付少數煩擾,完全違背基本的民主原理。

黨團總召李鴻鈞指出,對於目前審查會所通過的公投版本,親民黨團認為有三個重要關鍵,朝野應理性思考,而不是意氣用事,任性而為。包括:

第一、一般公投議題與憲法層次的議題必須分清楚,公投不應成輔選工具:針對有黨團在朝野協商時提出公投的議題要包含憲法修正案、領土變更案甚至是新憲法的制訂等,親民黨團認為,不論是憲法的修正案或領土變更案,其發動及通過程序都已經明定在憲法增修條文之中,即使在公投法中明定,在法律不得抵觸憲法的情況下,完全無法運作,純粹只是想成為選票表態的提案。況且,在憲法增修條文當中也已經明文寫到公民複決作為最後通過與否的門檻,因此根本不用多此一舉。

第二、行政院不應有公投發動權,變成逼宮工具:公投制度主要是要彌補代議制度之不足而生,本質上應是彌補立法權,而非擴大行政權。行政院是全國最高行政機關,法無明文者,可以用政策、命令、解釋、預算、計劃推動所有重大政策,誰能阻擋?任何法律通過也需經朝野協商,行政院同意,何需發動公投?!其次,在現行憲法下,行政院長由總統任命,等於是總統的幕僚長,若讓沒有民意基礎的行政院長可以擁有發動公投的權力,等同讓行政院長在某些政策與總統不合時,可以利用公投來逼宮,造成政局不穩,有行政擴權的疑慮。再次,行政權對立法權負責,由選舉所產生的立法委員對行政院進行監督,如果讓行政院可以無成本的藉公投來抵抗立法院,讓立法院無從監督,民主監督制衡機制將全部崩解。周陳秀霞委員表示,若執意要給行政院有發動公投的權力,至少也應該規範若公投失敗,內閣應總辭以示負責,才能防止行政權的擴張與濫用公投。

第三、公投連署成案及通過門檻應適度下修,但不能讓少數綁架多數:親民黨團認為,需要交付全國人民公投的事都應該是大事,而且是極具爭議的大事。既然是大事,不論是連署成案或通過門檻都應該有合理的支持人數,才不會讓公投變成少數綁架多數的工具。但依現今審查會通過的版本,只需約27萬人連署便可成案,逼全民出來投票,進行公投表態;只要約450萬人,公投案就得以通過,逼2300萬人接受法律與體制的改變。這將會成為無休無止的政治災難?!因此,親民黨團覺得,現行的公投連署成案及通過門檻若太高要下修,連署成案的門檻,至少應該在「總選舉人數的3%」(約54萬人),相當於政府認定一個政黨得以接受補助的標準;通過公投的門檻也應為「總選舉人數1/3的同意票」(全國約600萬人),略低於總統當選得票數的水準。如此在下修門檻與公投嚴謹性之間取得平衡,較為恰當。

周陳秀霞委員也指出,政黨可以輪替,執政在野角色可以互換,但不經深思便擅改遊戲規則,將讓國家陷入混亂,絕非負責任政黨的展現。讓四分之一的人就可以決定四分之三人的未來,更將使公投成為導致國家民主崩壞,甚至產生希特勒式獨裁的工具(1934年8月,德國總統興登堡過世後兩週,希特勒將「總理與總統的職位合一」的議案送交公投。獲得大多數民眾支持,成功完成個人獨裁目標)。政治家應該為國家建立可長可久的制度,制定多數人可接受的遊戲規則,保障多數人同意的律法系統穩定,才能讓人民信任,讓國家民主穩定發展。

全民公投是全國人民總意志的展現,是防止重大爭議演成相互激烈對抗的最後一道防線,唯有多數人投票才能決定多數人的命運,不能由少數人決定大多數人命運,這是公投法最基本的原則與不能退卻的底線。希望朝野各政黨及社會各界應審慎處理,為了國家民主穩定發展,門檻可以下修,但合理務實的門檻才是國家之幸。